<sub id="bltpj"></sub><noframes id="bltpj">

<sub id="bltpj"></sub>

<address id="bltpj"><sub id="bltpj"><font id="bltpj"></font></sub></address>
<address id="bltpj"><sub id="bltpj"><font id="bltpj"></font></sub></address>

<address id="bltpj"><thead id="bltpj"></thead></address>
<address id="bltpj"><address id="bltpj"><font id="bltpj"></font></address></address><address id="bltpj"></address><address id="bltpj"><thead id="bltpj"></thead></address>

<address id="bltpj"></address>

《中華兒女》封面人物 徐全勝:做國際一流的建筑設計科創企業

人物徐全勝

03-11

2020

以下文章來源于中華兒女海外版 ,作者趙戎


       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是新中國第一家設計院,是中國建筑設計領域當之無愧的龍頭。在中國建筑設計界一直流傳著有一句話:一部建院史,半個北京城。


       作為這家企業的掌舵人,北京建院黨委書記、董事長 徐全勝正帶領全體同仁為讓這家有著輝煌歷史的國有企業再上新臺階而努力。


       徐全勝董事長在接受《中華兒女》雜志專訪中,講述自己與北京建院的故事。

  




  

  

  

01  家庭熏陶與藝術修養

       說起走上建筑師之路的初衷,徐全勝覺得這很大程度上是受了家庭影響?!拔腋改付际呛教炜乒て咴海ìF為中國航天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的干部。在他們那樣的單位里,地位最高、最受人尊重的是建筑師,尤其是那些大師們?!睉撜f,青少年時期的這種家庭氛圍,在徐全勝對自己的未來職業之路還沒有什么概念時,已經用潛移默化的方式為他做出了選擇。帶著這種初衷,他考入了清華大學建筑系。


       清華大學建筑系由著名建筑大師梁思成先生于1946年10月創辦,徐全勝入學后的1988年,該系升格為建筑學院。


       回想起這段時光,徐全勝臉上會帶出微笑的神情。作為清華建筑系的學生,那些艱苦的理工科訓練并沒有給他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最具挑戰性的反而是藝術創意,“建筑設計經常被人們稱為一種藝術,這不是沒有理由的。我們在清華大學建筑學院讀本科的時候,既要提升創意和修養,又要學理工,而首先要學的是美術。這貫穿在5年的學業當中”。


       清華大學建筑系的本科生每個學期要做2個建筑設計作品,一年是4個,能讓老師給通過,難度不是一點半點。最難的部分在于創意,有時候設計找不到靈感,創意不足,作品就會被老師一而再再而三打回。


       5年下來,建筑系的學生們基本上適應了尋找好的設計創意并實現之的痛苦過程,也就可以出師了。徐全勝參加工作后,在繁忙的建筑師工作之余,他又考了本學院的在職碩士研究生,繼續深造了3年,才心滿意足地“出師”了。

  

  

02  與建院結緣 走上建筑師之路

       投入了巨大精力學習建筑專業,畢業后的職業選擇自然也不會有什么變數。不過在去哪當建筑師這個問題上,徐全勝一開始是沒有什么具體方向的。


       在接受北京電視臺的采訪中,他談起自己當初選擇北京建筑設計研究院的經歷:我記得1992年從清華大學畢業前夕,沈三陵教授(現任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中國建筑學會 、建筑師學會副理事長,國家一級注冊建筑師)問了我一個問題,全勝,你畢業之后要去哪?這一下把我問愣了,23歲了從來沒有做個職業規劃,這都快畢業了……但是有個想法一直縈繞心頭,我說:沈老師,我的目標就是在退休前,能有機會在長安街上設計并建成一座建筑作品,您看我去哪個單位能成?聽到這沈老師就笑了,說那你就去“北京院”(當時業內對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的簡稱)吧,那里大項目多,實現你的目標的機會多。


       在北京建院,徐全勝作為新人基本沒遇到什么“融入”障礙,上有前輩大師帶領,下有同輩師兄弟共勉。大家都是同類人,在一起只想著全心全意做設計、搞項目,成長速度是飛快的。


       事實證明,畢業時沈三陵教授給的建議一點也沒錯。徐全勝介紹說:“我一進入北京建筑設計研究院就被安排在劉力大師手下工作,第一個項目就是和師兄王曉群一起去做北京恒基中心的設計。恒基中心就在長安街的南側,這個項目于1997年建成,也就是說,從入院到實現‘退休理想’只用了5年?!?/p>


       年紀輕輕就已經完成了“退休理想”的徐全勝并沒有碰到“接下來該怎么超越”的難題,之后的20多年里,他和北京建院的同仁們在建筑設計領域一路狂飆,留下優秀建筑設計作品無數。

  

北京大興國際機場


       幾乎每一個能載入史冊的大事件中,只要涉及到建筑設計的,都會留下北京建筑設計研究院的身影。國家大劇院、冬奧會冰絲帶、北京城市副中心、首都國際機場航站樓、大興國際機場航站樓、APEC會場、G20峰會會場、上合峰會會場、博鰲論壇會場、中信大廈、世園會以及被稱為世界科學新奇跡的貴州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FAST)……這些令人震撼的名字還只是北京建院建筑師集體的數不勝數的設計作品中的一小部分!


       北京建院的前輩們說,“天安門廣場周圍的建筑,都是我們設計的!”北京建院的年輕設計師們則說,“整個長安街沿線的建筑物,80%都是我們的作品!”


       伴隨著北京建院在新時代的高速發展,徐全勝也從一名普通建筑師漸漸成長為行業內的翹楚、北京建院的領導。


       在他的辦公室里,有一個一米見方的柜子,里面被各種各樣的獲獎證書里塞得滿滿當當。這些獲獎證書里不乏人們耳熟能詳的著名建筑:北京電視中心、北京恒基中心、北京高院審判樓、藍色港灣、全國人大辦公樓、銀河SOHO、釣魚臺國賓館國際會議中心、當代萬國城……


徐全勝身后的文化墻是建筑院部分經典作品 蔡代征 攝


       在記者面前,徐全勝除了講如何克服困難做項目之外,不愿太多說起個人的努力,他把成功更多歸結于宏觀因素——我們趕上了好時代。


       改革開放的40年,也是國家建設的40年,建設總量大,自然涌現出的優秀建筑就多。他同時預計,這兩年進入建筑設計界的新人們,面臨的情況會困難一些,因為國家整體建設規模在縮減,同時對建設質量的要求在提高。另一方面,無論什么時候,對于有志于在建筑設計行業發展的人來說,困難都只是一種磨礪。

  

  

03  建筑設計的順與逆 

       雖然建筑設計被認為是藝術的一種,但和其他藝術類別不同的是,建筑師們并不能百分百的發揮自己的想象力和創意,他們需要對現實條件作出妥協,否則方案就只能留在圖紙上。徐全勝笑著說起行業內流行的一句話:有一個好的甲方是建筑設計成功的一半。建筑師是乙方,乙方必須在甲方提出的要求基礎上完成設計。

 

       按他的描述,在設計工作中,通常會有三種狀態:設計方案中標了,甲方以及各方也都非常滿意,這是最順利的一種情況,比如首都國際機場T3航站樓項目;設計方案雖然中標了,但甲方并不很滿意,認為還需修改完善,比如北京市高級法院審判樓項目;在競標過程中,根本選不出甲方認可的中標方案,于是只能啟動下一輪競標,比如國家大劇院,那可是經歷了整整4輪面向全世界的競標,才最終完成的。

 

       順利的自不必多說,困難的才值得記憶。徐全勝特別介紹了他職業生涯中很具挑戰性的項目——北京市高級法院審判樓。該項目在2001年時啟動競標,參與競標的7家單位中北京建院排第一,中標了。但高院方面對設計方案并不滿意,于是開始修改完善。經歷了多達30多輪修改,才最終沉淀出如今大家能夠看到的這一版設計方案。

  

       “當時全國法院系統的大樓設計上基本有三種類型:仿照國外法院常用的廊柱式設計;不體現法院特點的高層寫字樓式設計;體現法院特點的有創意的現代建筑。我們最初的中標方案是第一種類型,高院的領導對這個方案不滿意,主要是在創意上”,徐全勝說。


       在30多輪的修改完善過程中,甲方的需求一項項得到體現,建筑師的創意也一點點打磨出光芒。在最終獲得甲方認可的設計方案里,已經完全看不出第一版的影子了。


       高院的領導要求,法院大樓的設計應該體現出以人民為中心,所以建筑師在空間設計上放大供群眾使用的公共區域,壓縮工作人員的辦公區;為了體現法律的威嚴,外觀上采用了高臺階設計,但不配供車輛直接駛上門前的坡道,所有來人都一樣爬臺階進門,這是為了體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同樣為了體現法律的威嚴,大樓外立面不開窗戶,形成一塊整體,為保證樓內的光線,設計了一個采光效果極佳的大天窗;整個大樓外立面采用了凹凸不平的蘑菇石,內部墻面則采用的是平滑的大理石,這不僅有功能上觀感上的需求,而且寓意著“外有不平事,進到法院內可以得到公平”……


       困難只是磨礪,每一份汗水都不會白流。2008年,北京市高院審判大樓獲得全國優秀工程勘察設計行業獎“建筑工程一等獎”、全國優秀工程勘察設計銅獎、北京市第13屆優秀工程設計一等獎。即使到今天,北京市高院審判大樓仍然是全國法院系統標志性的建筑之一。

  

  

04  建筑師出身的管理者

       2010年,徐全勝出任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副院長;2012年,出任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經理;2017年,任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


       踏上高級管理崗位后,徐全勝和整個領導層面對的最大也是意料之中的問題是:如何讓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這家已經當了70年行業龍頭、有輝煌歷史的國有企業上新臺階。

  

徐全勝出席塔克吉斯坦議會大樓、政府辦公樓項目模型揭幕儀式


       徐全勝介紹說,未來兩年內,我們一個重要工作是推動企業上市。上市不是目的,目的是更好的深化現代企業制度。隨著時代發展,傳統建筑設計行業里很多單打獨斗或者小隊作業的生產方式不能適應越來越復雜、越來越大規模的現代建筑設計,現代化管理的建筑設計企業成為行業主流。


       這方面,北京建院一直走在前端。2012年,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改制成為有限公司,在企業內部不斷深化現代企業制度;希望上市后能調動更多力量尤其是金融、資本的力量來支撐建筑設計主業的發展。


       “改制為有限公司之后,企業的業績屢創新高,也使我們對上市這件事比較有底氣:2019年公司利潤總額同比增長9.94%,營業利潤增長率對標國務院國資委企業績效評價標準值,達到優秀水平;新簽1000萬元合同額以上項目76項。


自“十三五”規劃實施以來,公司各項目標任務進展順利。資產總額、利潤總額、所有者權益等關鍵指標已超額完成“十三五”期末規劃值。


在北京市國資委對市屬一級企業的“十三五”發展規劃中期評估中,公司歸母所有者權益位列第一,凈資產收益率、國有資本保值增值率位列前五?!?/p>


       據了解,目前已經上市的建筑設計行業的公司大約10家,上市后企業都有進一步的發展,這也堅定了領導層對北京建院整體上市的想法。


       對于公司的未來發展,徐全勝描述了他的思路,分為三個部分:第一,做好建筑設計,做中國建筑領域最具價值的品牌企業;第二,做客戶滿意度最高的咨詢服務公司,提供城市與建筑高端一站式的技術解決方案;第三,立足高新技術和創意,做國際一流的建筑設計科創企業。


       2017年7月,徐全勝被清華大學建筑學院邀請回校參加畢業典禮,典禮上他向即將畢業的師弟師妹們講了三點感悟


       首先,認識簡單與專注的力量。任何事情的成功都是一個設定目標、找到方法、制定計劃、付諸行動、獲取成功的過程,同時也是一個專注、勤奮、堅持、不斷超越自我的艱辛歷程。


       其次,衡量成功的標準在于多大程度上滿足了他人的需求。專注設計主業,設計創造價值,建筑服務社會,助力國家發展,打造企業品牌的同時,也收獲個人的成功。


       最后,堅持做一個正直勇敢的人。充滿希望的偉大時代同時也充滿未知風險,需要更加努力拼搏。


       他對畢業生們說:“不可能每個人都實現世俗意義上的成功,但每一個人都可以真誠努力。引用我很喜歡的一句話——在平凡的生活中,活得像個英雄?!?/strong>

 

  

對話徐全勝

01  

記者:說到建筑師的培養和訓練,據說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在業內有黃埔軍校之稱?為什么會有這樣的說法?


徐全勝:建筑設計行業對專業人才的需求和依賴很強。在人才培養方面,北京建院是有傳承的。從前身公營永茂建筑公司時代開始,建院就自己開辦建筑??茖W校,招收學生,后來發展為北京市建筑??茖W校。1952年全國高校院系大調整,北京市建筑??茖W校的大專部并入清華大學建工系;中技部獨立發展成為現在的北京建筑大學的前身。


       北京建院另一條培養人才的發展路線是職工業余進修培訓。1956年北京建院成立北京市業余建筑設計學院(簡稱業大),全行業的技術人員都來這進修提高。業大的專業課程計劃參考的是清華大學的教學大綱,講師是由北京建院內有多年經驗的建筑師擔任,教學水平可想而知。業大的傳統除了在“文革”期間中斷了一段之外,一直延續到90年代。1996年業大與其他學校合并組成了北京市立信會計職工大學,2002年該校并入北京財貿管理干部學院,就是現在的北京財貿職業學院。


       如今,國內大專院校的畢業生已經能夠滿足人才需求,北京建院不再自己獨立大規模辦學。但我們對人才會進行貫穿整個職業生涯的定制式教育培訓。后來還將這一思路上溯,與大專院校展開校企合作。2003年,我們和中央美術學院合作辦學,成立建筑學院,由北京建院派出建筑師擔任校外導師,培養專業人才。2013年,我們和清華大學共建了國家級工程實踐教育中心;在清華大學設立教育基金,主要用于課程建設、教師隊伍及人才培養模式改革、教學環境改善以及獎勵優秀學生。我們還在北京工業大學建筑學院建立了國家級的工程實踐教育中心,建立產學研聯合培養研究生基地、實行卓越工程師培養計劃,共同舉辦學生建筑設計競賽。


斯里蘭卡國家藝術劇院


記者:最近,央視紀錄片頻道在播一部描述英國建筑大師扎哈哈迪德在邁阿密設計的一座大廈的故事。里面提到扎哈那天馬行空的創意給建造者帶來了很大的困難。您怎樣看創意型建筑師和他們那些極具挑戰性的設計作品?


徐全勝:創意在建筑設計的過程中是非常重要的,這就是為什么對建筑師要有藝術素養方面的訓練。但是一般來說,建筑師又不能完全不受拘束地發揮自己的創意,還要考慮對方的需求和現實條件能不能實現。這是整個建筑設計界的難題(笑)。扎哈哈迪德在北京的銀河SOHO項目上和我們合作過,她的設計創意是厲害的。


       其實縱觀國內外建筑史,能在歷史上留名的,往往是那些創意出眾,對現實條件提出挑戰的作品。比如悉尼歌劇院的創意故事大家知道的比較多,但很多人不知道當時根本找不到能實現這個設計的材料,一直推遲了6年才解決材料問題,隨后工程造價還一漲再漲……再比如巴塞羅那的圣家族大教堂,安東尼奧.高迪設計出來至今已經100多年了,還沒建設完工呢,但毫無疑問它是要載入史冊的。


       一方面,偉大的建筑都是那個時代經濟、科技等方面最高水平的具體體現;另一方面,具有挑戰性的建筑設計的實現過程也會帶動社會經濟、科技的發展,這是相互的。近些年,我們國家涌現出那么多優秀的建筑設計作品,也是因為國家在經濟、科技等等方面的實力增強了。

  

  

02

記者:每個行業都會有自己的杰出人物和代表,在您的建筑師生涯中,有沒有自己的“偶像”?您是怎么學習“偶像”的?


徐全勝:把行業內的杰出人物作為參照坐標,這對于一個建筑師的成長是很有必要的。從我個人的角度,值得推崇的建筑大師有這么幾個:一個享譽世界的華裔建筑大師貝聿銘,他對建筑與城市的一體化方面的貢獻值得后輩學習;另一個是是清華大學建筑學院的建立者梁思成,他對中國傳統建筑文化的保護、研究、發掘和發揚光大非常值得稱道;再往前推是柯布西耶,這位大師可能你們行業外的人知道的就比較少了,他是20世紀最著名的建筑大師之一、現代主義建筑的主要倡導者,在對現代建筑的定位方面值得被人推崇;再往前推就是達芬奇和米開朗基羅那一輩的了,那時候專業建筑師剛剛有從藝術領域獨立出來的苗頭,他們都是藝術領域的全才,所達到的水準是我們要仰望的。

  

  

03

記者:很多大型建筑對功能性要求比較強,比如劇院、音樂廳必然有聲學方面的要求;機場建筑有航空方面的要求,作為建筑師不可能掌握所有這些專業知識吧?你們是怎么解決這方面問題的?


徐全勝:對于你說的這樣的項目,那在設計環節就不僅是建筑師的事了,還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專家。北京建院不僅在自己內部努力加強細分領域的人才建設,而且一直致力于打造一個各領域專家合作的平臺。這一點從50年代我們設計首都十大建筑時就已經開始了,這個合作傳統一直保持的很好,還在發揚光大。

  

  

04

記者:前些年,北京出現了很多國際建筑師設計的建筑,這些建筑風格很多元化,有些也引起了挺大爭議。有人說,首都北京成了外國建筑師的試驗場。您作為本土建筑師的代表,對此有什么看法?


徐全勝:實際上,這個現象是當時國際化思路的具體體現。中國建筑設計行業要想短期內快速進步,提升,直接引進是最快見效的辦法。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拓寬了眼界、也培養了人才。以北京建院為例,高速上升期是從2003年之后開啟的,那年我們和國際上的同行合作設計了首都國際機場T3航站樓。這個項目中的合作讓北京建院受益匪淺。

 

首都國際機場T3航站樓


       雨果說,建筑是石頭的史書,都體現著建造時代的信息。對于已經矗立在北京的這些多元化風格的建筑,大家觀感不一是正?,F象。我的觀點是,讓時間來檢驗吧。


中國進入新時代,北京發布了新的總體規劃,我們應該按照新的要求進行建筑設計。

  


05  

記者:近些年,北京建院設計了很多“一帶一路”國家項目,比如塔吉克斯坦議會大樓、政府辦公大樓;比如白俄羅斯國家標準游泳館。在設計國外項目的時候,你們會考慮融入中國文化元素嗎?


徐全勝:會的。我們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對于“一帶一路”國家的建筑設計項目,我們首先要考慮的是如何更好地尊重、體現當地文化,同時融入中國特色。每個國外項目啟動設計之前,我們都會派工作小組提前幾個月進駐當地調研收集地理、建筑等數據,了解當地社會、文化、經濟方面的信息,這是工作中必備的一個環節。

  

徐全勝 出席塔克吉斯坦議會大樓、政府辦公樓項目模型揭幕儀式


       北京建院一直承擔著新中國建筑文化的傳承、傳播責任。可以說,北京建院參與塑造了新中國的主流設計風格。在中國傳統建筑文化的研究發掘方面,我們還建立了建筑文化遺產研究中心,這些年出了不少研究成果。

  

  

06

記者:除了北京這個大本營,北京建院在全國乃至世界的影響力一直在提升。據了解,院里近年來對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非常重視?


徐全勝:北京建院一直重視在大灣區的發展。從上世紀80年代起,隨著北京建院深圳分公司、廣州分公司,華南設計中心的先后建立,北京建院也逐步投入更多力量。

  

北京建院粵港澳大灣區創新中心成立儀式


       深圳是改革開放的最前沿,北京建院在深圳的30多年發展過程中設計了很多地標性建筑、見證了城市的歷史發展,培養了一批熟悉深圳城市發展脈絡、了解深圳城市規劃的設計人才,為新政策下參與大灣區建設提供了很好的條件。

   

       運用北京建院70年來形成的團隊創作優勢、技術創新優勢,在當地主管部門的領導下,北京建院將與同行一起為實現國家對于大灣區建設的總要求而努力。


       在粵港澳大灣區資源不斷整合的過程中,我們也要嘗試在香港建立中心,借助香港的國際化程度,學習國際先進技術,引進國際高端的建筑設計人才,更好的服務灣區建設。用在粵港澳大灣區積累的人才資源、技術資源,服務于全國,服務于“一帶一路”,更好的貼近發展戰略的總要求,為國家建設貢獻力量。

  

中信大廈


  

我們在大灣區的一部分建筑設計代表作品有:

1983年蛇口工業區大廈

1988年華聯大廈

1996年皇城廣場

1998年萬科俊園

2006年coco park 

2007年榮超商務中心、新世界商務中心

2008年深圳圖書館和音樂廳

2009年深圳海關大廈、中洲大廈、投行大廈、皇庭國商購物中心

2009年新世界商務中心、榮超商務中心

2010年高鐵廣州南站

2011年深圳大運會體育場館“春繭”

2013年深圳機場T3航站樓

2016年廣州國際金融城

2017年中山大學珠海校區體育館

2017年珠海歌劇院

2018年珠海金灣市民藝術中心

  

  

07

記者:北京建院是高新技術企業, 能介紹一下北京建院在這方面的情況嗎?


徐全勝:北京建院的領導層有一個共識,多年來一直堅持不懈地加強企業的高新技術成色,推進企業的轉型升級。我們研究探索智慧城市、智慧社區、海綿城市、綜合管廊等未來城市發展的產業技術,廣泛應用BIM技術,整合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新技術,走“文化+科技”的高精尖發展道路;推動企業高質量發展。


       近年來,北京建院的設計、科研獲省部級以上獎項超過1700項,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2項、省部級科研獎23項。


       高級的企業立標準。近年來,北京建院主持設立了《無障礙通用規范》等國家標準4部、《會展建筑電氣設計規范》等行業標準2部、《電動自行車停放場所防火設計標準》等地方標準9部,主編和參編《既有建筑改造設計與施工(既有住宅增設電梯)》國標圖集多部。這些成果的積累,為加快科技轉化和促進產業化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人物小傳

徐全勝

  

  

       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國家一級注冊建筑師,教授級高級建筑師;中國建筑學會副理事長,建筑師分會主任委員;中國勘察設計協會常務理事,中國勘察設計協會建筑設計分會副會長,北京市勘察設計行業協會副理事長;中國美術家學會建筑藝術委員會委員,中央美術學院理事會理事。


       常年從事建筑設計及其理論研究,曾發表多篇學術論文和技術報告,具有豐富的建筑設計理論和實踐經驗。20多年來專職從事建筑設計、研究及設計管理工作至今,直接參加了眾多北京市重點工程和標志性項目的設計和項目管理工作,取得了豐碩的學術成就和設計成果。


       徐全勝堅持由城市設計出發指導建筑單體設計的設計方法,通過大量設計建成的優秀建筑作品,完善了城市的功能,美化了城市的形象,作為設計師參加的朝陽公園藍色港灣、僑福芳草地、新中關、IFC國際金融中心、瑞城中心四季酒店等已經成為城市名片,北京恒基中心獲90年代首都十大建筑獎,北京電視中心獲當代首都十大建筑獎。并作為建筑設計專家,常年參加北京市規劃委、住建委、科委、發改委等相關主管部門組織的有關城市建設領域的技術研討、論證等活動。


       由徐全勝參加設計的全國人大機關辦公樓、人民大會堂改擴建項目、釣魚臺國賓館十四號樓、北京電視中心、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審判業務用房、重慶市人民大廈等項目;帶隊設計的首都國際機場3號航站樓、全國工商聯辦公樓等項目,都具有功能需求復雜、建筑外形要求高、建筑品質要求高、造價控制嚴、工期要求緊、政治性強、級別高等特點。在建筑設計工作中,他注重用科技創新來處理復雜矛盾,自主研發出一條的理性策劃、建筑創作、深入設計到技術實現的堅實的方法和流程,保證了每個建成項目即滿足政治、經濟和文化上的要求,又成為時代的精品工程。


       在投身設計實踐和管理工作的同時,徐全勝高度重視對新一代中國建筑設計人才的培養,與清華大學和中央美院建筑學院合作,做為聯合碩士生導師和設計導師兼職從事建筑教育工作,將在實踐中獲取的經驗總結和設計學術成果與學校交流分享,培養大量設計人才的同時為學校的教學提供高端的建筑設計實踐的平臺,推動建筑設計文化的發展。


       由設計師轉換為企業管理者,崗位的轉變帶來工作內容的轉變,徐全勝已經由自己做一個好建筑師,做一幢好建筑轉變成為努力做好一個品牌設計企業。在企業中,更好地支持每一個優秀員工更好地為客戶、用戶服務。通過員工的優秀設計、支持客戶建筑的成功,服務最終用戶,服務社會。


       中國進入新時代,文化藝術高度繁榮,科學技術高度發展,徐全勝提出,北京建院將在建筑設計中,加強創意創作水平,加強科技創新能力,不斷探索,協同與集成當代中國的文化藝術與科學技術,以高質量的建筑設計來控制高質量的工程建設,來支持中國在世界在工程建筑領域的持續引領,滿足高質量城市與建筑的運營和治理。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設計理念,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


       展望未來,在國家兩個百年目標的指引下,北京建院提出了面向2049年打造“新中國的百年企業”計劃——建設中國建筑領域最具價值的品牌企業和國際一流的建筑設計科創公司的百年建院。這將是徐全勝和北京建院人一道,以設計師的名義向偉大祖國致敬的真摯表白。


內容來自:《中華兒女》2019年11月中,略有改動


实拍亚洲Av